跳到正文

智能城市

Hitachi

  日立所构想的智能城市主要是通过各类基础设施之间的联合协作来实现“保护地球环境”和“安心,便利的生活”的目标的。通过多种基础设施共同打造的智能城市,由为保障城市消费者“生活、居住”的两大基础设施阶层和利用IT技术连接的“城市管理基础设施”组合而成。

智能城市的阶层构造

・以城市消费者为顶点的阶层构造“两大基础设施层”和“城市管理基础设施”为“生活、居住”保驾护航

  • 生活、居住
  • 城市管理基础设施
  • 生活基础设施阶层
  • 城市基础设施阶层
  • 国家基础设施阶层
  • 返回

[图片]

生活、居住

  在各类基础设施联合协作的基础上,智能城市将从生活、工作、学习、行动四个方面为“城市消费者的生活”提供保障。日立所构想的智能城市能够根据城市消费者的现实需求和潜在需求对各类基础设施进行优化构建和改良,以此来塑造更加完美的城市形象。

[图片]

城市管理基础设施

  城市管理基础设施是利用IT技术将国家基础设施、城市基础设施和生活基础设施进行相互关联的基础,在城市中发挥着信息管理、经营管理和设备运营的重要作用。

  能源领域的智能电网、交通领域用于EV(电动汽车)的绿色移动和导航系统、水资源领域的智能水系统等需要联合多种基础设施进行跨范围信息控制的众多系统都是通过城市管理基础设施实现协同运作的。

[图片]

生活基础设施阶层

  国家基础设施阶层的对象范围比城市更为广阔。由“能源”、“交通”、“水利”、“通信”等要素构成的国家基础设施是最基本的阶层,在以国家或地方政府为单位向城市消费者提供与生活居住相关的基础设施功能的同时,还担负着城际之间联系协调。

  以公共交通为例,作为城际交通工具新干线属于“国家基础设施”,而连接新干线各站点的市内交通工具(地铁、公交车等)则是之后的“城市基础设施”。此外,各地区的废弃物处理和通信服务等也包含在“城市基础设施”的范畴之内。

[图片]

城市基础设施阶层

  城市基础设施是根据每个城市的地理位置和物理特性组合而成的最小功能单位。它与国家基础设施联系密切,是某一国家或地区“能源”、“交通”、“水利”、“通信”等基础设施功能在一个城市中的集中体现,能够就近为居民提供基础设施服务。

  “城市基础设施”通过建立能够独立发挥作用的基本范围来实现各功能的平均化和自动关联。国家基础设施层和城市基础设施层又统称为“社会基础设施”。

[图片]

国家基础设施阶层

  在各类基础设施联合协作的基础上,智能城市将从生活、工作、学习、行动四个方面为“城市消费者的生活”提供保障。日立所构想的智能城市能够根据城市消费者的现实需求和潜在需求对各类基础设施进行优化构建和改良,以此来塑造更加完美的城市形象。

[图片]

智能城市的利益相关人

・符合“城市消费者”、“城市运营方”和“国际舆论”各方需求的“和谐”

  与城市有关的利益相关人大致可以分为“城市消费者”、“城市运营方”和“国际舆论”三大类。日立认为,建立符合利益相关人各方需求的“和谐”对于创建智能城市至关重要。

要充分满足智能城市中的相关利益人(居民)、国际舆论以及城市运营商的各自需求。

生活消费者

  城市消费者是指在智能城市居住、工作、学习或做短暂停留的人。城市消费者是城市生活的主体,通过生活来满足自身需求、提高生活品质(Quality of Life)的目的。

城市运营方

  城市运营方是指自治政府、房地产开发商和基础设施承建单位。城市运营方是推动城市持续发展的主体力量,通过策划、规划、建设、运营、管理和改造城市环境,为城市消费者的日常生活提供保障。

国际舆论

  国际舆论是从建设低碳社会、有效利用天然资源、保护生物多样性等角度着眼,要求减轻地球环境负担的主体力量。

  各方利益相关人都有各自的立场和要求,因此,提出的要求之间经常存在矛盾。例如,城市消费者从方便出行的角度出发,希望自己乘坐的电车“人少而且有座位”;倘若城市运营方根据这种需求“增加电车的运行数量”,就会引起“铁路公司运营成本上涨”、“运费涨价”、“能源消耗增多”等种种后果。相反,如果为了减轻环境负担而减少电车的运行数量,城市消费者就必须忍受“拥挤的乘车环境”和“出行时间成本的增加”。

  适当满足各方利益相关人的多样化要求、实现并维持好多方利益的平衡关系是创建智能城市的过程中需要解决的一大课题。同时,保持三者之间的需求平衡也是日立的智能城市力争实现的“和谐”之一。